欧洲冠军联赛,欧洲足球联赛

图片
 
   |  返回首页

 

大千讲坛95 蜀地唐音∶唐朝社交文学寻踪
发布时间: 2020-12-18 【字体: 来源: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分享到:

  12月16日,大型公益文化讲座大千讲坛第95期,在内江市图书馆五楼学术报告厅举行,邀请成都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彭志强携新作《二十四伎乐》(长诗集)、《蜀地唐音》(长篇散文)莅临讲坛,围绕成都永陵出土的前蜀皇帝王建棺床石刻“二十四伎乐”,以唐为时间坐标点,以蜀为空间坐标点,讲述琵琶、箜篌、觱篥、排箫、横笛等古代乐器与乐伎衍变的唐朝社交文学,作《蜀地唐音:唐朝的社交文学寻踪》专题讲座。内江文化艺术界人士、市级部门和单位的有关负责人、读者、网友和市民出席。

  彭志强,当代作家、诗人、资深媒体人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成都市作家协会副主席,中国第一位系统性行走考察研究杜甫诗歌踪迹的当代作家(诗人),中央电视台《传奇中国节·端午节》杜甫饰演者,杜甫故里暨中共巩义市委市政府“杜甫文化推广大使”。出版杜甫诗传《秋风破》、长篇历史散文《蜀地唐音》、永陵乐舞诗传《二十四伎乐》,以及成都文博地理三部曲《金沙物语》《草堂物语》《武侯物语》等多部专著。曾获北京文学奖、李杜诗歌奖,2015年度十大作家、2019年度十佳华语诗集。

  彭志强从盛世唐音为何是被蜀地收藏,琵琶引领唐朝社交诗高峰,箜篌引与觱篥歌皆是悲歌,横笛、排箫与尺八的近亲与社交诗等几个方面,讲述——蜀地唐音:唐朝的社交文学寻踪。

  王建棺床上的二十四个乐伎,被淤泥埋葬千年,直到永陵从1942-1943年考古发掘出土,后人才知早已消失的唐代和前蜀宫廷乐舞、还有蜀地石刻艺术其姿其器原貌。

  成都,凭什么成为唐朝的音乐之都?诗圣杜甫当年在《成都府》《赠花卿》两首诗中书写的“喧然名都会,吹箫间笙簧”“锦城丝管日纷纷,半入江风半入云”,就是成都作为唐朝“音乐之都”的诗意收藏。

  盛唐流行的不少乐器并没有全部收纳于永陵石刻浮雕“二十四伎乐”这支宫廷乐队,也有不少遗缺的唐音。

  “韩足以惊人,李足以泣鬼,白足以移人。”清朝诗人、文学批评家方世举在考订《李长吉诗集批注》时,把韩愈的《听颖师弹琴》、李贺的《李凭箜篌引》、白居易的《琵琶行》推许为唐朝音乐诗“摹写声音之至文”。

  琵琶这种宫廷主流乐器何时在民间流行开来,如今难以在冗长的时间里精准地切分而出。白居易的《琵琶行》,在江西九江描写来自首都长安的琵琶伎,不得不让琵琶之声随着自己流落民间的生存状态,可以看作一江离愁向东流。

  箜篌,觱篥,声音皆悲。尤其是觱篥,寄托着古人太多的旅愁与悲离,俨然是一弯明月照亮的古意盎然而又音色辽阔的靓词……《蜀地唐音:唐朝的社交文学寻踪》专题讲座进行了两个半小时,古老的乐器、数千年的文化、悠久的华夏历史,让听众徜徉在时空隧道之中。